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  |  四川警察网  |  资阳市人民政府           公务员邮局 资阳天气预报 网站导航

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。

获取

那位脸晒得黑黑的女所长
录入时间:2017-11-9 9:57:30   来源:中国警察网  浏览:53

 

不经意间,退休已有15个年头。岁月中那些云一般的往事,离自己越来越远,渐渐地被时光冲淡。然而,总有些印象深刻的人和事,永驻心头,让人难忘。
   
上世纪90年代初,一个大地回暖,油菜花盛开的初春,我去江汉平原参加了某市的一个文化研讨会。当地市公安局领导重视警营文化,便向我推荐了他们单位的一名业余作者,希望能给些指导。我是杂志社编辑,又同在一个系统工作,责无旁贷,马上说,你们就放心吧。

   
当天下午,那位业余作者就来敲门了。声音轻轻的,好像生怕惊扰了我这个远道的客人。她姓王,进门便找暖瓶给我的茶杯续水,显得实在、勤快。初次见面,我不敢贸然问她的芳龄,但看她晒得黑黑的脸,很像一位年轻的“老民警”。听完她的自我介绍,我才知站在我面前的竟然是市中心派出所的一位副所长!

   
那个年代,“有困难找警察”已家喻户晓。基层派出所的工作不仅繁重,而且琐碎。尤其是基层派出所领导,必须里里外外,拳打脚踢。这么杂的事,这么重的活,得靠一副好身板,即使一位年富力强的男性承担,也会吃力,何况一位女性呢?

   
第二天下午,会议没有活动,我特地到派出所去,想多了解一下这位女所长。当时的小城,处处是新建筑拔地而起。王所突然指着车窗外,说街边那座大楼就是她们所的办公楼。可王所给我的感觉,似乎更愿意留守在旧楼里的这间办公室里。

   
她的办公室看上去陈旧灰暗,墙上贴着各种工作表格,窗边一张老式办公桌上,依次放着电话、文件盒、卷宗;桌旁整齐地摆放着木柜、铁柜,都已经褪色了。我冒昧地问:“你为什么不搬去新楼办公呢?这里条件似乎不是很好呀?”

  
“习惯了。”王所说。“你看,一点也不影响办公,还给新楼节约了一间屋子,这不是很好吗!”听了王所的话,在我的心里,立刻有个地方为之一振。

 
 隔天下午,她陪我走了几个地方,我发现男性能做的事情,王所不仅照样能做,而且有着某种女同志的优势。

   
所里有个执勤点在一个山坡上,常驻在点上的是几个年轻的男同志。坡道狭长,我俩并肩上坡,王所敏捷得像时快时慢的风,而我,爬得气喘吁吁,都无暇顾及路边的春草香。因为不是上班时间,坡上杳无人影。树荫下一个篮球架,显得孤零零的。举目望去,马路、楼房、学校沐浴在明晃晃的阳光里。房子宽敞,采光不好,像废弃的旧仓库一样。门敞开着,屋里除了摆着几张上下铺的床,再无其他家具。多么偏僻简陋的所在!我不由自主地问王所:“你一个女同志,这些个大小伙子能听你的吗?”

 
 “当然!”王所笑笑。她给我讲了一个故事:有一次,到点上检查工作,许是女性的本能吧,她随手翻翻床铺,发现有的被头脏得碍眼,便趁大伙儿出勤未归,不仅洗干净了被子,还一针一线缝好了。平时和这些小伙子相处,她更是像大姐姐爱护小弟弟一样体贴周到。而这些男同事对王所也报以同样的关爱,以及下级对上级的尊重。王所说,她有时忙不过来,只要往执勤点打个电话,事情就能办得妥妥当当。

   
离执勤点不远,有一处供人娱乐游玩的场所。改革开放后,好多地方都设有这种场所,小城也是如此。王所领我顺道逛逛,我东瞅一眼,西瞅一眼,越看越觉得是一处好玩的所在。我问王所:“这么多好玩的项目,你们有空来吗?”

 
 “不!我们是有纪律的。”王所停下脚步,话说得认真,也很实在,“只要治安好,群众在这里玩得开心,大家就心满意足了。”

 
 是的,一边是尽情享受着生活的愉悦,一边是坚守在单调的岗位上,如此大的反差背后,我看到了这些基层民警的身上,有一种精神在灼灼闪光。

 
 短短的4天会期中,王所还邀我去她家做了一次客。不大的客厅,挤进了两只褪色的单人沙发,一张发黄的茶几,一张桌子。这次做客,她对自己整天忙碌的警察丈夫,对自己雇保姆、请亲戚,怎么自顾不暇地当“管家”,谈得不多,跟我讲得最多的,是她4岁的儿子。

 
 一天晚饭后,她想利用这点空闲时间补偿一下儿子,拽着从幼儿园回来的儿子上了街。华灯初放,五光十色,她怀抱着儿子,正尽情享受这天伦之乐,突然听见前方人声突起,只见一个男子夺路奔来。她意识到发生了窃案,立马放下怀里还没有抱热乎的儿子,说了一句“不要动啊!”便几个箭步冲上去,堵住男子的去路。最终和群众一道将此人扭送到当地派出所。

 
 小家伙当时还留在熙熙攘攘的大街上,这可真让人捏一把汗。危急关头,王所作为母亲,竟然不顾儿子的安全,我说:“孩子才4岁,你应当先安置一下呀!幸亏没发生什么意外。”

 
 “情急之下一时就没顾上。谁让我是警察呢。”王所说得轻描淡写,接着告诉我,这件突发的警情,不但没有把儿子吓到,儿子反而冲上前去,向蹲在路边的窃贼连踢了两脚,咕噜着小嘴连声说,谁让你偷东西的?谁让你偷东西的?她当时拽过儿子,就像拽住一个小男子汉,端详了半天,心中充满了做母亲的所有满足。

  
“小家伙一定是受了你们的影响啊!”我说。

   
王所并非出类拔萃的先进人物,也没有做过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情,只不过是我仅仅认识4天的基层派出所的副所长而已。正因为这样,她对工作和生活的那份热爱,才令人更加感动。

 
 回到编辑部,我很快就收到了王所的一沓来稿。字迹工整,娟秀,但尚未达刊出要求,我以为文学创作还不是王所的擅长。然而,稿子字里行间充溢着王所朴素、真切的情感。我不知道王所一边工作,一边写作,花了多少时间?吃了多少苦头?这令我觉得稿子的文学性已不重要,为了不让王所失望,我认真回了一封鼓励她的长信。

 
 惭愧,我是编辑,却没有帮到王所什么忙,倒是她让我汲取到了生活的养分,成为我此后工作、写作的源泉,四天的相识,还是我得了实惠。


四川省资阳市公安局 © 2012 版权所有:四川省资阳市公安局  
技术支持:中国电信资阳分公司 美工程序:曾华勇 [ 网站管理员登录 ] 
蜀ICP备09022769号 已访问18341067人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