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  |  四川警察网  |  资阳市人民政府           公务员邮局 资阳天气预报 网站导航

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。

获取

读书“急不得”
录入时间:2018-2-2 9:39:50   来源:中国警察网  浏览:149

 

 最近,趁着打折,十几本新书五百里加急星夜兼程,小山样安然置放于案头,单单是注视着它们,便觉得养眼、养心。然而,短暂的欣喜过后,一种莫名的焦躁又悄然爬上心头,毕竟,“买书如山倒,读书若抽丝”,这欠下的一屁股“读书债”,何时才能还完?
 
 当年美国芝加哥大学教授席尔斯曾经谈到,20岁以前的自己,认为世界上的书是可以读完的,看到好书就想读,20岁后这个读书的态度才有所改变。席尔斯认为,如果只是知道什么书应该读,而不知道什么时候必须控制自己不再读,那迟早会被书埋葬掉。心下明白节制阅读的重要,然而终归如今出版业发达,契合自我心性的好书太多,自己读书的速度还是远远抵不上选书、购书的速度。
 
 这些年来,读书,已经日渐融入我的个人生活。可我从来未曾想到,自己究竟是在“读书”还是在“看书”。偶然看到曾国藩关于读书、看书的一段高论,“看者如攻城拓地,读者如守土防隘,二者截然两事,不可阙,亦不可混。”无独有偶,散文家梁衡对此更有一番深论,在他看来,阅读就是思考。阅者,看也。但是比看要深一些,它不是随意地、可有可无地看,是有目的的、带着问题观看,是一个思维过程,边看边想;而对不需太动脑子的、浅一点的东西,消遣、娱乐的,则说看,不说阅。盖基于此,谈及阅读,心境应是平静的、严肃的,也是美好的、向往的。
  如是说来,很多情况下,我此前的所谓读书,不过是在“看书”!为了赶时间尽可能地“消灭”掉那些或堆放案头、或立于书架,洋洋自得一副挑衅模样的书,我读得囫囵吞枣、磕磕绊绊、咬牙切齿。纵然不能战胜世界上所有的书,可起码,我不甘心在这些由我亲手“俘虏”来的书籍面前败下阵来。于是在读书过程中,“攻城拓地”多,“守土防隘”少;匆促急躁多,平心静气少;眼珠子动得多,脑瓜子想得少。回眸细观,许多已阅书籍即便曾经与之牵手耳鬓厮磨,到头来依然不过是擦肩而过相忘于江湖。
 
 虽然,有语云“好读书,不求甚解”,但一味地满足于“看书”,确也不免空耗时间、浪费生命。读书,看来还是“急不得”,否则,“一味读下去”往往等于没有读过。古人早就讲过,“不动笔墨不读书”,就算置身于时下这个网络信息化时代,让自己的心努力沉静下来,把读书节奏稍稍放慢、放沉稳一些,在精选适宜书籍,养成坚持读书习惯的基础上,通过做笔记吸取书中营养,仍不失为提升阅读成效的理性之选。想到
钱钟书先生,众所周知他博闻强记、学贯古今,他的成就里无论如何不能忽略了记读书笔记的功劳,正是那厚厚一大摞的读书笔记,使他的读书成效远远高于常人。
 
 读书“急不得”,缓下来的时间不只是用于记读书笔记,还得讲求“输出”。一本书中讲了些什么?它的可取之处何在?书中哪一部分最能打动自己?它对自己产生怎样的影响?还有,这本书与那本书之间,有着什么样的联系与区别?对于自我知识体系的完善、心路历程的成长有何助益?凡此种种,皆不妨诉诸笔端,来一番细致梳理与自我反思,形成文字的过程无疑也是消化吸收、不断提高的过程。无论是各种有关读书的微信公众号,还是报纸杂志中关于读书的专栏,都有介绍优秀书籍、畅谈读书收获方面的内容,向之看齐、从中学习并且付诸实践,长此以往,势必获益良多。

 

 


四川省资阳市公安局 © 2012 版权所有:四川省资阳市公安局  
技术支持:中国电信资阳分公司 [ 网站管理员登录 ] 
网站标识码:5120000042 蜀ICP备09022769号 已访问2397720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