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  |  四川警察网  |  资阳市人民政府           公务员邮局 资阳天气预报 网站导航

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。

获取

《血色青春》与三个人
录入时间:2018-5-3 9:17:00   来源:中国警察网  浏览:175

 

    李晓平,吉林省洮南市公安局民警,全国公安文联首批签约作家,中国作家协会会员,目前已发表各类文学作品200万字。电影剧本《道是无情》被长春电影制片厂拍摄成电影,获得第七届全国公安系统“金盾文化工程”影视类作品三等奖。20111月出版长篇小说《心中有鬼》;2013年,出版长篇小说《鬼使神差》;2014年出版长篇小说《古镜》,本故事里所说的《血色青春》2014年在《啄木鸟》春季号发表。
  20145月,《啄木鸟》杂志刊载了我的小说《血色青春》,在未收到样书之前,鲁迅文学院的同学先把《啄木鸟》的封面、目录及小说的首页给我传了过来,让我一睹为快。在图片里当然看不清小说的内容,但仅仅看了一眼《血色青春》那唯美的插图,泪水就润湿了我的眼眶——其实,这部小说的原稿是27万字的长篇小说,今年这部长篇小说以《其其格警官的乐园》为题发表了,小说的背后,牵扯了三个人!
  人生最大的起落,无外乎生与死,再惊心动魄的故事,再跌宕起伏的情节,也超不出生命的界限。“——人的地狱都是自设的。”这是小说的题记,也是那三条逝去的生命给我的顿悟,没错,与小说有关的三个人如今都已经去世了。
  小说涉及的第一条生命,是一个陌生的年轻人。他在20岁那年,被当时18岁的彪哥一刀断送了性命,彪哥也因此身陷囹圄15年。我不认识那个年轻人,但我熟知彪哥。彪哥出狱后,靠坚强的意志、聪慧的头脑,摇身一变成了我们这座小城知名的企业家,成了远近闻名的致富典型。彪哥不仅事业有成,还擅长吟诗作赋,他写的新歌《缘》,在朋友圈里堪称金曲,朋友聚会时不仅要唱,连手机彩铃也都竞相下载。每次酒后,彪哥都会给大家讲几个他在监狱服刑时,那富有传奇色彩的小段子,这些小段子渐渐地融入了我的新小说的情节中,彪哥也因此成了《血色青春》男主人公——陶子默的原型。
  但真正勾起我创作灵感的,却不是彪哥,而是“地包天”姐夫。“地包天”姐夫是我爱人所在单位的一个门卫,平时总喜欢开玩笑,那“地包天”(下牙包上牙)的嘴便一整天一整天地咧着,啥时候见了都嘻嘻哈哈地笑。丈夫和“地包天”姐夫关系很好,在单位一起混还不够,晚上下班回家,还要打电话。后来,爱人只要接他的电话,开口便一定是句骂人话:“你这个老犊子,又啥事?”电话那边便马上嘻嘻地笑了,接下来无论是正经话,还是玩笑话,到了“地包天”姐夫的嘴里就都是笑话了。
  而最后一次见“地包天”姐夫,是我去北戴河休假之前,记得他当时就斜坐在门卫室门前的小凳子上,笑嘻嘻地看着我。等我们休假回来,一个惊人的消息就传来了:“地包天”姐夫不知因为什么原因,竟然把自己吊死在门卫小屋的大门上了。
  可那么快乐那么智慧的“地包天”姐夫,怎么就把自己吊死了呢?我百思不得其解。苦苦思索没有答案,当然闷得要爆炸,无法解脱之时,只能借电脑屏幕胡言乱语……没想到那胡话越写越多,越写越离谱,渐渐的,“地包天”姐夫便成了我新小说的二号女主人公曲诗涵的原型。
  而小说里讲述的“黄鼠狼夜闯女老师宿舍”等离奇故事,却是德哥讲给我听的。
  我曾经写过一篇散文《温暖的刀》,写的就是德哥两口子。之所以要把他们夫妻比作温暖的刀,就是因为他们那害人的迷信。他们几乎达到了三句话不离黄狐二仙的地步。平时我喜欢在院子里的那棵老榆树下站一会儿大成拳养生桩!可一天晚上,德哥德嫂却偏偏跑来告诉我那棵老榆树下夜夜闹鬼,“我亲眼看到的,一个穿白袍子的鬼,就在老榆树下面飘!”德嫂就那么红口白牙地对我说,说得我一惊一乍的,从此再到老榆树下站桩,那头发就根根直立……最可气的是一次请我们吃饭,本来热乎乎的火锅,充满亲情的氛围很令人感动,偏偏吃着吃着,德嫂就下神儿了,摇身一变成了狐仙,说我某月某日之前会有血光之灾。如果说某月某日有血光之灾,还让人能够忍受,可他们却把跨度拉长到四个多月,这就意味着这四个多月别想有好日子过了。幸好我会换个角度想问题,最终把德哥德嫂对我的刺激,看成是上苍的恩赐——他们这是在给我提供写作素材呢——我只好这么想。
  爱人为了让我积攒素材,就经常怂恿德哥给我讲故事。一次,为了让德哥给我讲故事,爱人还特意把德哥请到了“地包天”姐夫的门卫室,让“地包天”姐夫好茶好烟伺候着。那天晚上,德哥给我讲了很多他在农村插队时遇到的离奇事,比如路遇黄鼠狼,夜逢鬼打墙等,当时自始至终听完德哥故事的,只有我和“地包天”姐夫两个人。至今回想起那个静谧的夜晚,那个门卫小屋,我还有一种隔世之感。德哥讲故事确实是高手,讲到精彩的时候,连“地包天”姐夫的脸都给吓白了,他面带惊悚地瞪着我说:你真的一点都不害怕?
  如今,憨厚的德哥也驾鹤西去了,虽然他讲的故事至今依然萦绕在耳畔。
  这部小说除了涉及了三个人,还掺杂着一个奇怪的梦。
  小说在创作初期,进行得异常顺畅。可就在创作进行到三分之二的时候,我接到了一家出版社的电话,他们决定出版我的长篇小说《古镜》,但前提是小说必须由40万字,压缩到30万字。因了这个原因,我只好把手头的创作中断,专心修改起《古镜》来。两个多月后,当我终于有时间再写《血色青春》时,却一个字都写不出来了。写不进去小说的日子,连天空都是灰色的,那些日子,我整天都浑浑噩噩的,无论做什么都觉得是在浪费生命。一天夜里,我突然梦到了一种奇怪的声音,是的,那个梦既没有情节,也没有景象,仅仅就是一种奇怪的声音。那个怪异而苍老的声音对我说:你想不想写完你的小说啊?你要是想,就去大庙找你的同学李广忠吧——我被我自己的梦惊住了:梦见大庙不奇怪,大庙是成吉思汗庙的简称,就坐落在离我们200多公里的乌兰浩特市。梦见李广忠就奇怪了,他是我30年前的初中同学,并且30多年来,我们从来都没有联系过。我把梦讲给爱人听,爱人便说,反正现在你也没有什么事儿,不如我们就去大庙逛逛,万一真的遇见了你的同学李广忠呢?几个电话打出去,没想到真的联系上了李广忠,经过交谈才知道,他现在也是一名警察,工作单位就在内蒙古科尔沁草原成吉思汗庙附近——这的确是太令人振奋的消息了!很快,神奇的梦话就变成了美丽的现实。那也是一个春光明媚的五月,那天,那个融蒙、汉、藏三个民族建筑风格于一体的成吉思汗庙,显得异常神奇静谧,偌大的庙堂里空无一人,仿佛那扇古老的庙门就是为我们开启的。那天,我们不仅一起逛庙,还在大庙附近的一家小餐馆喝了酒……啊!现在回忆起那一天的境遇,依然觉得就像梦一样美。从大庙归来的路上,我的灵感就来了,回到家后便一气呵成,直到《血色青春》瓜熟蒂落。
  李广忠告诉我:内蒙古科尔沁大草原最美的景色是十月的五角枫,他还热情地邀请我去参加五角枫旅游文化节,可这么长时间过去了,这个美丽的心愿,我至今还未能实现。 


四川省资阳市公安局 © 2012 版权所有:四川省资阳市公安局  
技术支持:中国电信资阳分公司 [ 网站管理员登录 ] 
网站标识码:5120000042 蜀ICP备09022769号 已访问23886792